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  手机版 | 

历史故事大全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物故事 > >

飞禽走兽老虎机厂家_最新飞禽走兽老虎机厂家 - 亚洲第一体育

来源:爱看历史网发布时间:16-03-21 05:28:44编辑:器大才粗点击:

itemprop="headline"评论:AlphaGo,是一个自由创新的“狗” 【阅读提示】AlphaGo最终局战胜李世石 人机大战总比分4:1  光明网评论员:Alpha,是希腊字母的第一个字母;Go,是围棋的英文名称。最近几天,这两个字母组合在一起,让人们绷紧了神经,也让人们提振了精神。昨天(3月15日),AlphaGo与韩国棋手李世石的博弈最终以4:1的总比分而告一段落。  这场人机之赛的消息公布伊始,便有人将AlphaGo翻译成“Alpha狗”,由此在中国语境中,赋予了AlphaGo以某种程度上的灵性。围棋,起源于中国,战国末年《世本》有“尧造围棋,丹朱善之”之言。但是,这种需要闲暇、同时也更需要智力的游戏,很难在农耕为基础的皇权社会中流行。这种费时间费脑力的游戏难以成为上之所好,因而就很难为下所兴焉。尤其是“略观围棋,法于用兵”之论,正说明了围棋的益智性与愚民之策的冲突之处。正是这种冲突,使得围棋即使在闲暇与智力齐备的某些治人者那里也很难流行。  围棋,是游戏,是博弈。游戏,需要随机灵动;博弈,需要自由灵感。而随机灵动和自由灵感,这每一种性情及其所能展开和发展出的思想品性、性格品质,都是围棋赖以发展的基本条件。  近代以后,围棋兴盛于日本,这也是英文中的围棋术语基本都是以日语为母语进行翻译的结果的原因。在当代,围棋达到了其鼎盛时期。在此期间,韩国棋手霸占了绝大多数中日韩三国赛的冠军,这也是AlphaGo约战李世石的由来。最近一两年,中国棋手盖过韩国棋手的势头初现,能否成为今后一个时期的定势,还需时间证明。而中国棋手的上升态势,即使从聂卫平时代的“中日擂台赛”算起,实与改革开放带来的自由气息同步而至。这,是巧合和偶然么?  博弈需要自由。AlphaGo的胜利已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与以往不同的是,AlphaGo不再仅仅是依程序限定所被动应对的机器,而是具有主动学习能力、并据此自由应对的智能机器。人类赋予机器多高的学习自由度,机器所具有的智能就有多高。  开发AlphaGo程序的戴米斯· 哈瑟比斯(Demis Hassabis)自己的经历也证明了自由之于发明创造的重要性。的确,戴米斯· 哈瑟比斯智力超群,但这不是他成功的必要条件。不是么,想象一下,如果他没有在幼时沉溺于电脑游戏的自由,如果他没有在毕业后把超群智力用于开发电脑游戏软件的自由,或者,如果没有一个让游戏软件开发者随时进入学习神经科学的教育体系,那么,还有现在的戴米斯· 哈瑟比斯么?  当然,所有这一切,都是以人员自由流动、资本自由流动为基本前提。可以肯定的是,这种自由流动的结果,并不总是以如戴米斯· 哈瑟比斯那样的成功来结尾。自由,首先是失败的自由,然后才有成功的自由;因为失败或怕失败而限制乃至取消自由,就永远不会有成功的结果。实际上,戴米斯· 哈瑟比斯的Deepmind只是谷歌收购成功的一个代表,但其收购失败或者还难言成败的收购数量,实则要比成功收购的数量多得多。  在此,谷歌如何使用它的现金流,也是观照AlphaGo成功的一个视角。谷歌的现金流多用于收购一些前景难料的科技类公司。这些跨域广、无限定的大量收购行动,其实恰说明谷歌难以确定哪块云彩会在未来降下及时雨来。在不确定中仍然确定地收购,这就是谷歌的成功之道,也是AlphaGo的成功保证。  “狗”来了。“狗”的表现、“狗”的“身世”都促人思考。在这场人机大赛或曰人“狗”大战中,人们所思所虑早已超出了游戏胜负的范围。以棋思“狗”,带给人们在创新活动中以更多的自由思考。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