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  手机版 | 

历史故事大全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物故事 > >

狼2水果机的技术打法_最新狼2水果机的技术打法 - 大额无忧

来源:爱看历史网发布时间:16-03-21 05:28:44编辑:器大才粗点击:

镜头围着百姓转 至今19年的记者生涯中,安徽阜阳广播电视台记者高思杰连续18个除夕夜是在阜阳火车站度过的。这里是全国五大农民工输出源头站之一,他的镜头几乎见证了中国春运,记录了形形色色的父老乡亲。  他的跟拍对象、阜阳火车站客运值班员李玲玲每年都惦记着为他留出一盘除夕水饺。“每次说好了拍完等我送饺子,最后看到的总是他拎着摄像机大步流星走出车站的背影。”李玲玲回忆,甚至有一次都把饺子端到了高思杰跟前,但他临时接到任务匆匆离开了。  发稿最多时,高思杰一个人的外宣发稿量,相当于两三个地市台发稿量的总和。“非典”病房、禽流感疫区、假奶粉市场、淮河洪区、地震现场……他用脚步丈量着一方热土。  扛起摄像机的那一刻起,高思杰就决定“让镜头围着百姓转”。他说:“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成了党的新闻工作者,就应该忠诚、干净、担当,干好本职、守住本分、保持本色,让笔墨随着时代走,让镜头围着百姓转,做有良知的记者,拍有温度的新闻。”  “百姓记者”的仰望  刚由乡村中学语文老师转行做记者时,24岁的高思杰面对一份会议材料,不知如何改成200字以内的简讯。  记者怎么当?他当时一无所知。但时隔不久,一位乡村教师给高思杰上了生动的一课。  1998年,高思杰到阜南县柳沟乡采访一位老教师。老人曾在部队立功,退伍后当民办教师,一生没有成家,用微薄的工资先后资助村里6名学生。一个煤炉子、一口小铁锅、几床旧被子,就是老人的全部家当。  高思杰拍得非常认真。入夜,他正考虑是不是给对方送点零花钱时,老人却走到他跟前问:“记者同志,我要不要给你拿俩"茶钱"?”  听清老人的话,高思杰深感震撼,赶紧摇头、摆手,给老人深深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我一直在想,这难道就是老百姓心目中记者的形象吗?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做一名干净的、有良心的、与老百姓心贴心的记者!”高思杰回忆。  “干净”成为他的事业座右铭。  “时代楷模”“中国好人”“安徽青年五四奖章”,高思杰渐渐获得了很多荣誉。有了名气之后,找他的人越来越多。在阜阳电视台原台长张洪的印象中,有企业开业想让高思杰去拍拍资料捧捧场,有的单位想请他帮助宣传扬扬名,有的人想借用他的影响力吹捧自己,还有不少外地媒体开出优越条件挖他走,但高思杰一一婉拒。  和高思杰一同下乡十几年,阜阳市农委总农艺师杨庆芳注意到一个细节:在田间地头,尤其是采访基层群众时,高思杰总是蹲着或趴着,将手中摄像机举成仰拍视角。他将高思杰视为一个“特别”的记者朋友:“他为人非常真实,他的镜头中都是真实情感的表达。”  “面对基层百姓,我们一定要把自己放得很低,只有把自己放得足够低,才能拍好百姓的酸甜苦辣,才能感受到来自大地、人群最真切的声音。”高思杰这样告诫刚进台的年轻人。    “拼命记者”的担当  19年间,高思杰的镜头中多次出现过阜南县王家坝的乡亲们。  作为淮河干流濛洼蓄洪区的控制闸,王家坝闸有千里淮河“第一闸”之称,堪称淮河防汛“晴雨表”。每年汛期一到,高思杰必会第一时间赶到。  2003年,淮河发生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高思杰到王家坝采访。凌晨1点,肆虐的洪水奔涌狂泄,濛洼蓄洪区18万亩良田一片汪洋。高思杰坐着机驳船,扛着摄像机站在船头专注地拍摄,丝毫没有察觉前方一条离水面不到1米的高压线。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村干部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拉进了船舱。  曾任王家坝镇党委书记的梁永勤不止一次被高思杰的敬业精神打动。那天,拍完泄洪画面后已是凌晨4点多,为了第一时间传回稿件,高思杰冒着暴雨赶路。梁永勤再三劝阻,高思杰却说:“不能耽搁啊,这是一份责任!”  在李玲玲眼中,高思杰一旦打开摄像机,就像个“疯子”。她记得,2008年春节雨雪冰冻灾害时,线路两端的道岔里结了冰,为了拍摄工人们给道岔涂抹润滑剂时的细节,高思杰趴在刺骨的雪地上半个小时,结束拍摄后无法站立,最后由工作人员搀扶起来。  李玲玲并不知道,那个除夕夜,高思杰回家时已是凌晨1点,打不到出租车的他用雨伞紧紧地护住摄像机,在雪地里走了一个多小时。爱人打开门的那一刻,他用快要冻僵的双手递过去的是怀里焐热的摄像机,而他自己从头到脚像个雪人。  高思杰的镜头中还出现过抗击“非典”的当地医务工作者群像。  阜阳是疫情重灾区,是安徽收治“非典”病人最多的地方,全省首例病人就出现在这里。高思杰瞒着家人,主动请缨,走进了阜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的隔离病房。  参与一线治疗的护士叶莲侠见识过高思杰的“不要命”:“防护服不透气,又戴着两个12层的口罩,工作起来,他脸上全是汗,一趴在寻像器上,寻像器就起雾。为了保证拍摄效果,他干脆拿掉手套,摘下口罩。”  高思杰坦言不怕是骗人的。那段时间,从医院回来他整晚整晚睡不着,可是第二天一早,他还是会拎起摄像机,直奔医院。  在他看来,“如果我们当记者的都害怕的话,那么不明真相的老百姓一定会更加恐慌。作为记者,我有责任也有义务让大家看到党和政府组织救治"非典"病人的紧张有序、医务人员的奉献付出和"非典"病人的日渐康复,让老百姓相信"非典"的可防、可控和可治。”  镜头背后的痛与爱1